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是

 
 
 

日志

 
 
关于我

自由作家、专栏作者、翻译作者。著有长篇《六翼天使》、中篇《同居笔记》、《事后》、《自恋时段》、《一只黑猫的自闭症》、《夜在窗外》、《避孕》以及翻译《迷失男女》、《红颜》、《美与暴烈——三岛由纪夫传记》、斯蒂芬.金黑暗史诗《黑暗塔VII》、《杜马岛》…… 个人主页 www.yushich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对原著的砍杀竟可至如此!  

2006-05-17 21: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原著的砍杀竟可至如此! - 于是 - 于是 500){this.width = 500;}" onerror="this.src='/images/picError.gif'" /<

清显对聪子的爱,究竟是怎样的罪孽呢?
  
  这个问题,甚至三岛由纪夫在撰写《丰饶之海》之第一部《春雪》时,就大致给读者布下了陷阱。以一部纯爱小说、贵族风物、皇族阻碍为卖点的小说,对一整卷弘扬三岛美学的“日本近代史上篇幅最长的小说”,显然是有益无害的。甚而是唯美的。
  
  如果要我这个三岛迷站在“改编三岛小说”的基础上来评论此片,只能说是暴殄天物。编剧的用意固然很鲜明——聚焦于两者、乃至两个家族之间的爱恨纠缠,烘托出两个悲剧人物的恋爱。但,这个用意恰恰是浮在小说最表层的东西,甚而,你说不通。因为在这个表层下面,潜伏着未来三卷书中的佛法、禅意、以及转世轮回观的源头,再深一层,还有三岛对青春、爱情的绝望和留恋,亦即死在最美时的残忍决心。
  
  如上所述,这部电影对深层含义几乎完全没有涉及。
  转世轮回,这一点在影片中略有涉及,但除了断翅的蝴蝶、聪子和清显在镰仓海边的倾诉、清显临死前的遗言,之外,便再无涉及。这就如没根底的呓语。看过小说的人都知道,清显转世的最大标志是腋下的一颗痣。这个重要细节,影片根本取缔了。也就是说,这是一部虎头蛇尾、压根儿没打算往下拍的断章之作。否则,下一部该如何表述本多认出了转世的清显?
  基于这样的定论,我们不得不反问一下,既然没打算说来世的下文,那所谓的转世,就成了简化至煽情的情人间的生死相盟。人生观中的悲戚和希望,已退化为青春期的多愁善感。
  
  除了痣,还有那本被着重突出的梦日记。梦日记在四卷丰饶之海中意义非凡,如果说痣是转世之肢体再现的标志,梦日记就是清显三世魂魄的先知记载。本多后来就是揣着这本梦日记去了泰国和印度。所有的梦,都是在第一卷时埋下的伏笔。所以,如上所述,既然您没打算接着拍后文,那郑重其事地凸现梦日记,只是一场蹩脚的煽情戏,精致的蛇足。
  
  说到蛇足,电影开始时廖科和绫仓伯爵的一席“约定”看得人亦是一头雾水——这里说的是没有看过原著的人,相反,看过原著的人更是莫名其妙——干吗一上来就提这茬呢?虽然廖科在故事里举足轻重,人物形象也非常接近小说中的描写,但无论如何,作为电影的引子出现,是极其不恰当的。要说编导欲以此来说明两个恋人悲剧的不可避免,那也只能说,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本无法在其后的情节中显示出廖科对绫仓家族的潜流般的影响力。
  
  无论如何,这部电影拍的是很精致,但在明眼人眼里,无非是个行货级别的熟手作品。既无明显的失手,也无拍案叫绝的灵感。总之,是乏味的。
  
  对于两个主要演员,我想说的是,竹结内子的西洋装扮显然比和服要漂亮得多,在和服方面,显得极其臃肿而做作,确实缺乏老一代日本女星的风范。她饰演的聪子,让我觉得好像比我感觉中的小了几岁。少了那种敏锐的机智,和果断。
  妻夫木聪,按照我个人的眼光来看,饰演清显未免。。。太不够清瘦忧郁了。固然,有一种残酷的冷漠,被得以突出表现,但也表现得过于日剧化,比如他和本多在剑道馆的一段对白,恶狠狠的眼神是对的,但又觉得比书中那人显得过火了。这个清显,还是没有脱去现代日本高中男生的一些冷漠气息。最最缺乏的,我看倒不是面容的清秀绢致,而是高贵的优雅。
  没有优雅。
  
  相反,倒是本多和廖科,这两个辅助角色令我觉得很舒服,很有种看书时的形象感。话说到这里,我又要苦笑起来,书中原来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清显的书童:饭沼(其子后来成了清显的第一轮转世)。也被砍成无。事实上,这个人物不仅仅为后来的转世伏下脉络,也是三岛用来反衬清显的贵族气、以及人生哲学的镜子般的人物。也没了。
  
  那段前往奈良月修寺的山路,在文中是那么让人难受,直至《天人五衰》时令本多那么艰辛。而电影里,只是一段数得出来的台阶。倒是看得我心里难受起来。
  
  要说对三岛原著最大的污辱和砍杀,依我看,恰恰是文中那些精彩的对白。对白是三岛小说中的灵魂部分。相比于情节,是真正三岛由纪夫的心声、执念和思索。但您瞧,一旦要排成电影,这些冗长的对白就变得无一需要了。因此,站在这个角度说,翻拍三岛由纪夫的作品,简直就是电影人的罪过。
  
  这部影片在去年被誉为东京国际电影节的“特别招待作品”,打着三岛由纪夫的旗号,想必是夺了不少眼目。但至少,我趋之若骛地赶来一看,唉,不说了。
  
————————————————
ZT 介绍一篇。这是说好话的。


早前听闻陈凯歌和弗朗西斯.科波拉扬言要把三岛由纪夫遗作搬上银幕,心里怪怪的,个中滋味,类似章子怡演艺伎一般让我头皮发麻。其实何止凯歌与科波拉,当下日本导演群中有几人能惬意地改编三岛文学呐!老一辈的市川昆?把夏目漱石《其后》影像化的森田芳光?抑或其他善于改编文学作品的中青代导演么?这个人选太难寻了。耄耋之年的市川昆,的确是一名为日本之美穷其一生的艺术家,但他所解析的文学美感,少掉了一份升华。尤其此君改编川端文学的《古都》,始终难以让我释怀。至于森田芳光,近年来的表现更不值得一提。而其他中青代导演,大抵是跟三岛文学、传统美学无缘的。

约莫是从战后第三代导演那一拨儿开始,日本式的美感逐渐地流失殆尽。尤其九O年代以后,纵然日本电影在各个现代艺术空间都保持着空前的生命力,惟独传统美学领域出现了严重断层。谷崎文学、川端文学、三岛文学等近代文学所构筑的古典耽美艺术世界,再也无法在银幕上立足,仿佛只属于梦境的国度了。悲哀的是,现今的耽美(TANBI)一词也拥有了新的指涉--特指少女漫画之中BL(Boy’S Love,美少年的同性之恋)流派(甚至带有S/M秀)。这简直是对传统耽美文学的冒渎玷辱。

日本风俗文化、传统美感,在一些欠发达的乡村地区还是尚存的。河濑直美的《沙罗双树》,显示了当代艺术家追随传统之美的创作倾向。固然河濑是个作者性很强的、没有改编文学经验的、不擅长大场面调度的女性导演,我也曾不切实际地幻想:倘若河濑改编传统文学,将是多么惬怀的一件事啊。

除了河濑,行定勋也是个动辄美感犹存的中年导演。而且还是个能在市场上站稳脚跟儿的导演。

行定勋,这位常被排在岩井俊二身后的、甚至有时会给人二流导演错觉的新锐导演,总能带给我出其不意的惊喜。在获悉行定勋执导《春雪》的那一刻,我的心房为之一振。因为有《日出前向青春道别》在前、有《北之零年》,乃至《在世界中心呼唤爱》:这些风味各异的影像,并未跟《春雪》走得很近,但是某种无形的、共鸣的直觉,却预兆着《春雪》映象化的成功。行定勋持起传统文学的导筒,仿佛是很恰如其分的一件事。

1、三岛由纪夫的《春雪》

v1965-1970年,三岛由纪夫写出长篇巨作《丰饶之海》,随后不久剖腹自尽。全书由《春雪》、《奔马》、《晓寺》、《天人五衰》四卷构成,它是三岛毕生文学创作的缩影图。故事背景从1912年到六O年代,每一卷所描述的都是同一个人的不同化身:1912年的年轻贵族、三O年代的政治狂热分子、二战时期的泰国公主和六O年代一个邪恶的年轻孤儿。

优雅秀逸的首卷《春雪》,可以说将三岛文学的唯美、浪漫和古典主义发挥到了极点,是三岛文学艺术美的结晶。它被人誉为继谷崎润一郎《细雪》之后的又一部现代的《源氏物语》。三岛本人也曾总结说:《春雪》是王朝式的恋爱小说,即写所谓“柔弱纤细”或“和魂”。

《春雪》以大正初期的贵族社会为舞台,描写了候爵家的嫡子松枝清显与伯爵家的小姐聪子的爱情悲剧。起初,二人的爱情并不美妙,大男子主义思想的清显,不断折磨着深爱着他的聪子姑娘。聪子是传统的古典美人,而清显却企图对她的美视而不见,他忽而给聪子小姐一丝儿温情,忽而又数月拒之不理。直到聪子不得已和亲王正式订婚并被天皇敕许之后,他才后悔不已,从此频频和聪子幽会,还致使她怀了身孕。伯爵发现聪子怀孕,怕事情败露,让女儿去奈良月修寺躲风,聪子干脆削发为尼。

清显去月修寺约见聪子,被她婉辞了。清显心力交瘁。在返回东京的车厢里,经常做梦的他做了最后一个梦,醒来后喃喃自语:“还会见面的。一定还会再见面的,在瀑布下……。”清显回到东京翌日就离开了人世,年仅20岁。尔后在第二卷《奔马》中,清显转世为政治狂热分子饭沼勋……


2、行定勋“纯爱”的艺术魅力

关注起行定勋,是从《GO!大暴走》开始的。当时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对青春状态的迷恋。像《第七次记念》、短片《justice》,行定勋配以清爽富有活力的电影语言,描绘了青春韶华的躁动、彷徨和叛逆。跟其他新一代日本导演相仿,他的影像时常透出日式动漫的明快质感、现代感。然而,改编自文学作品的《日出前向青春道别》、习作《家庭招待会》,却让我认识了另一个行定勋。在这里,日本传统影像杳冥、幽邃的独特韵味,很微妙的散发出来了。就算备受瞩目的商业大片《在世界中心呼唤爱》,行定勋也没有完全出于商业考虑,而是坚守了自己的影像初衷。此后,行定勋完全意义上的回归传统,是时代剧《北之零年》。

一般认为,行定勋是岩井俊二的后继者,认为他是一个在抒情风格方面有才能的导演,其实,他业已逐步摆脱了老师岩井的窠臼:行定勋的《Go!大暴走》,虽说与岩井《燕尾蝶》同样为反映外乡青年在日本的残酷物语,但是,行定勋根本已从岩井痴迷形式、自我陶醉式的哀叹情调中,找到了一条足以忘却痛的、湮没国籍种族偏见的精神归宿;类似《情书》的以“纯爱”为卖点的、赚取眼泪的商业片《在世界中心呼唤爱》,行定勋的手法也全然不同于岩井:普遍认为,岩井的影像语气带有村上春树的韵味,而行定勋无疑跟村上截然相反。片山恭一的《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原著经过行定勋的改编,就类似于一次脱胎换骨地过滤和洗练,片山原著里“村上式”的任性与矫揉,悉数被行定勋扬弃掉了,所遗留下的纯爱的美,沉淀成很纯粹的扎实影像。

行定勋拍摄《春雪》,不能不说是受了《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刺激:《在》中蕴涵的所谓“纯爱”,难道只是幼稚懵懂、柏拉图式的纯纯恋爱么?难道只是促进了旅游业发展的、异国情调的所谓“世界中心”澳大利亚平原么?难道只是八O年代盛极一时的“白血病”(不治之症)模式剧么?难道只是为了满足当下许多家教严格的女人跟不上当今很轻易便上床的恋爱风潮转而寻求“无精液”恋爱乌托邦的解脱心理么?

纵然行定勋抱负非凡,也根本无法在本质里很幼稚媚俗的《在》中一展宏图,于是在这股不断蔓延着的“纯爱”风潮下,他开始寻求更高级的具有艺术价值的纯爱载体,那便是《春雪》。

行定勋拍《春雪》,是见缝插针,更是对纯爱定义的一次华丽的深刻诠释。在这里,纯爱得到了美的升华,甚至变得有些浑浊了,抑或说,纯爱与唯美的界限模糊了。在这场王朝式的恋爱影像中,弥漫着恋爱之美、风俗之美、传统之美、物哀之美、死亡之美。

在《春雪》之前,行定勋拍出了自己的时代剧处女作《北之零年》。这是一部以深作欣二《华之乱》为艺术铸模拍出的表现建设北海道家乡的气势磅礴的历史剧。行定勋在这部戏中表现一般,但是,他首次展现在银幕之上的那让人心都为之颤动的古典美感,以及从深作欣二身上学到的影像技艺,对《春雪》来说着实是一次非常珍贵的热身。我甚至隐约感觉到,行定勋逐渐与深作欣二产生了艺术共鸣。

在我的记忆中,《华之乱》约莫是最好的一部以大正时期为舞台的复古剧,这跟同样以大正时期作为历史背景的《春雪》是非常亲密的。《华之乱》讴歌了白桦派作家有岛武郎的自缢之死;而《春雪》,则是对三岛由纪夫“化身”之死的一次彗星般光辉绚烂的隽永描绘。

3、源自传统文学的纯爱、风俗、复古片

纯爱电影最早源自纯爱文学。“伟大的小诗人作家”川端康成唯美文学第一个阶段的小说--诉诸视觉感知的女性之美--便属于这个纯爱文化的雏形。譬如他的《南方的火》、《伊豆的舞娘》、少男少女小说等展现感伤与悲哀调子的早期爱情小说。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川端唯美文学醇化到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进一步诉诸嗅觉乃至触觉的女性之美--就逐渐被纯爱领域排斥在外了。

二十世纪三O年代,日本有声电影逐步成熟完善,兴起了改编文学的“文艺影片”热潮。1933年,松竹导演五所平之助把《伊豆的舞娘》首度搬上了银幕,这约莫是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纯爱电影。战后五O年代,以丰田四郎为首的老一辈艺术家致力于把战前文学影像化:譬如他的有浪漫主义倾向的《雁》(森鸥外原著)、《一个女人》(有岛武郎原著),散发风俗魅力的《夫妇善哉》(织田作之助原著)等,多是表现明治晚年、大正年间、或昭和初年的爱情与人情世俗故事。这期间,川端的《伊豆的舞娘》复又被人翻拍了两次,市川昆也成功地把三岛由纪夫饱受争议的小说《金阁寺》拍成《炎上》,三岛的被誉为东方“达夫尼斯和赫洛亚”的纯爱故事《潮骚》首度被谷口千吉搬上银幕。


复古风第三次刮起的时候,是七八O年代,首当其冲的要属西河克己和山口百惠这对搭档。山口百惠与三浦友和,不仅包揽现代版的纯爱故事,也为史上的纯爱电影谱写出相应的“百惠”版本。纯爱电影逐步与复古情结契为一体、同衾相拥。譬如翻拍《伊豆的舞娘》、翻拍《春琴抄》(谷崎润一郎原著)、翻拍《潮骚》、翻拍《绝唱》(大江贤次原著)等。老一代艺术家们,此刻也显示出前所未见的活力:市川昆展现昭和年间大阪贵族生活与社会风俗的华丽诗篇《细雪》(谷崎润一郎原著),改编了川端文学《古都》,改编了三岛文学《鹿鸣馆》,深作欣二拍出豪华的复古片《华之乱》,五社英雄也有关于昭和年间艺伎院故事的《阳晖楼》(宫尾登美子原著)。此刻一大批昭和年间的风俗、人和故事闪现在银幕。

三岛文学自1951年《纯白的夜》,到1986年市川昆的《鹿鸣馆》,共被搬上银幕25次(三岛自己也曾自编自导自演短片《忧国》)。对三岛这个作品并不多的短命作家来说,这是十分罕见的数目。实际上比起同代作家(如安部公房、大江健三郎等人)的纯文学作品被搬上银幕的寥寥无几,三岛文学亦显得很有电影缘。

《鹿鸣馆》以后,三岛文学于日本影坛已有19个年头无人问津了。行定勋此番拍《春雪》,有可能再掀复古风潮--这也是“纯爱片”昌盛之后的必然走势。10月29日,《春雪》日本全面上映,而10月28日,东宝纪念丰田四郎诞辰百年,发行他的《雪国》(川端康成原著)、《墨东绮谭》(永井荷风原著)、《恍惚的人》(有吉佐和子原著)的DVD,势必为这股悄然兴起的复古之风推波助澜。(原载《看电影》,转载请注,谢)

影片资料:

《春雪》(snowy love falling in spring)(春の雪)
导演:行定勋
主演:妻夫木聪、竹内结子
原著:三岛由纪夫
摄影:李屏宾
发行:东宝
上映日期:2005年10月29日
官方网站:http://harunoyuki.jp/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