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是

 
 
 

日志

 
 
关于我

自由作家、专栏作者、翻译作者。著有长篇《六翼天使》、中篇《同居笔记》、《事后》、《自恋时段》、《一只黑猫的自闭症》、《夜在窗外》、《避孕》以及翻译《迷失男女》、《红颜》、《美与暴烈——三岛由纪夫传记》、斯蒂芬.金黑暗史诗《黑暗塔VII》、《杜马岛》…… 个人主页 www.yushich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这样的小说国内会不会出版呢?  

2006-03-13 14: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谢99的Lulu和文娟JJ帮助,给我带回了一本觊觎了几个月的小说。
樱井亚美的『14 Fourteen』
一口气看了之后,心里七上八下,和编辑们简略讨论了一下,这样的小说在国内是不是有机会出版呢?虐杀、病态、妄想、反社会、乃至向往纳粹般的灭绝。。如此的需要“读者明鉴”(写在小说的最后,希望您看了之后自己决定从善从恶,总之和小说无关)

这之前我曾大力吹捧过宫部美幸的『模仿犯』。说过那个小说写得精辟,却也有点乏味,写得像新闻报告文学。
所以,樱井亚美出现的时候,一定是用尖利的语言来击败上一代人的。在关注社会问题和人性方面,她并不如宫部美幸那样广博、深入、耐心。

这样的小说国内会不会出版呢? - 于是 - 于是 500){this.width = 500;}" onerror="this.src='/images/picError.gif'" /<


假如不曾有注脚,指明这是基由1995年日本发生的14岁少年虐杀案而创作的小说,那它就太可怖了。
但另一方面,假如不曾有随后而来的精神病医师、犯罪心理学博士以此小说作详尽的案例分析,那它似乎会更具潜力。

故事从大桐一树8岁时开始。那是一个喜欢上山看夕阳、身边坐着心爱小狗卡萨的男孩。有幻想中的朋友BJ。除此之外,遭受学校师生的霸凌。最好的玩伴、抑或说是跟班是邻家的弱智男童。我看到,世界在他眼里已是沦陷,他给所有惯常有的事物取了新名字,父亲是自卫队,学校老师是盖世太保,学校则是收容所。
9岁的时候,他跟随全家去了冲岛,在大海和墓园近距离接触之后,扩容了他自己心中的世界,生命感过于旺盛的海洋,对他来说只是生性吞噬的怪兽。摔坏弟弟玩具,母亲的殴打和斥责,令他迫不及待地寻求BJ的宽慰。他开始明确,憎恨的力量,是他生存的形式。
10岁。最依赖的祖母去世了。失去了自由的圣地,一树被母亲带去询诊,医生定论这是一个精神官能症的小孩。从这时起,母亲正式放弃了他。BJ告诉一树,复仇的计划要开始了。第一只小动物死于他的手下,给他带去兴奋的幸福感,也带去了BJ的赞赏。
11岁时,他幻想着对全体人类(帷幕世界)进行毒气灭绝,连母亲也成了带着身份面具的下等生物。这一年,神户大地震。小男孩在废墟和尸体中走啊走,很快乐,挖掘玩具,眼看着倒塌的楼房压灭一个陌生的同龄小孩。灾难令僵死的时间跳跃,灾难令劣等人类的面具失效。他从BJ那里得到许诺,为了从这个世界里解脱,他将执行杀戮,等待仪式。猫族一个接一个被他扼死、斩首、割舌,他携带着放置舌头的小玻璃瓶,坚信无处可去的灵魂只可能移动到自己身上。BJ引领他洞悉到宇宙之神的殿堂,看到了发生在地铁中的毒气事件、以及发生在未知年代的战争屠杀平民的情景。这一次,BJ说,仪式是在14岁。
12岁,持续杀猫。弟弟与家畜无异。
13岁,写下这样的日记:人类已经无法进化了,假如没有杀戮流血的仪式,这围幕世界有如收成之前就已经腐败的高丽菜园一般。开始杀戮人类(人渣)的冲动。当刀插入陌生少女的软腹,BJ的影子踏入了大桐一树的心脏。
14岁这年,他迫不及待地要完成仪式,加入宇宙之神所代表的银光闪闪的世界。杀了从小的弱智玩伴,冷静的处理了尸体,把切下的头颅放在学校的正门口,口中含着向世界复仇的嘲讽口气的宣言。此时,他更名为“酒鬼蔷薇圣斗”。

1995年在日本发生了如此这样的“酒鬼蔷薇圣斗”,八年之后,少年已经出狱。我直到今天才知道有这个惊世的故事。想起前几天在一份刊物上看到的日本记者的随笔,谈到那个祥和的日本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学生放学途中的意外太多,每天都要焦急等候在孩子归家的路口。而在这本《14》中,作者似乎完全消隐了自己,带一种令人恐慌的同化心声,嗤笑着和平盛世里的乏味虚伪千篇一律。有评论说,写“酒鬼蔷薇”的故事,必须要有种客观的态度,即作者不能先验地予以否定和批判。而在我看来,仅需惺惺相惜而已。杀戮流血灭绝,这类的事情的确是从属于人性本质中的一角。
其实遗憾恰恰在于,这让所有人觉得:是一个心理变态的问题少年的偏激想法,是病态,是罪态。然而事实上,这似乎并非是那么个体性的特例。至少,在小孩遭受校园暴力、家庭暴力的时候——也就是大桐一树变成杀人犯酒鬼蔷薇圣斗之前——他才是暴力的牺牲者。

这样看来,作者并非是有确凿证据来重现那个少年杀人犯的故事,小说是基于某种善良的、同情的虚构,几乎又可以确信的是,作者对这类人物滋生的环境拥有切身的体悟,因而犹如在书写自身里某个始终埋葬于黑暗、终至带着酒鬼蔷薇的面具现世的另一个自己。
我想与其用这本书来分析变态杀人狂和社会暴力问题,不如让我们坦白地说,联系她的其他作品,用来分析樱井亚美更好,而从这场分析的结果导入对既成犯罪的分析,似乎更有趣些。
说什么妄想狂症,其实妄想的本身无人能证实有否,正如书中所言,都是文字而已,意义未知,或是意义被武断。因而,我感觉书中荡漾着某种真假莫辨的感动。很多人说,这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之明鉴。我却不想这样认为。小说作者写一部小说,不是为了证明某些事情的有无,而是用独特的手法和语言的魅力让读者“相信”这个故事的“有”。

我想坦诚的是,我对于本书中漫画气质的语言的关注。这部小说的问世、加上当年酒鬼蔷薇的案件,曾掀起日本社会对漫画和暴力美学的抨击。甚至于我在书后评论中看到《EVA》也被列入怂恿奥姆真理教的问题漫画之列。事态之复杂岂止是消极压制漫画思维就能解决的呢。反倒是显得单纯,似乎这才是成人少年无师自通、过目不忘的教材。
我喜欢这书里对人对世的形容,用机械的形象感观。最喜欢的一个形容是:“对我发怒时,母亲脸上有某种螺丝掉了般的恐怖憎恶影子。”又如形容体能智能都差劲的三号机(他给弱智儿童的绰号),“好像是回路漏电的不良生命机器。”这样的比喻比比皆是。诸如大海和城市的形容,令我直接联想到伊藤润二的漫画。
与其说大桐一树是一个多重人格分裂的妄想症患者,不如说是机器人动画电影的角色沉迷者。BJ和小狗卡萨都是来自外太空的生物,而他是被寄生、被教化、被挑选的人类,超脱于劣等人类(人性)之上的优质性便是极端地仰仗于人性中最本能的血性。
我感觉评论界所赞赏的樱井亚美独特的暴力美学、惨绿青春,其实正是正统派抵制的动漫气质想象力。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