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是

 
 
 

日志

 
 
关于我

自由作家、专栏作者、翻译作者。著有长篇《六翼天使》、中篇《同居笔记》、《事后》、《自恋时段》、《一只黑猫的自闭症》、《夜在窗外》、《避孕》以及翻译《迷失男女》、《红颜》、《美与暴烈——三岛由纪夫传记》、斯蒂芬.金黑暗史诗《黑暗塔VII》、《杜马岛》…… 个人主页 www.yushich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Host这个词根  

2006-02-25 22: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IMDB上搜寻Keyword:Hotel,会发现排名第一的是1972年的教父,但我挚爱的电影里的酒店应该属于Jack@Fight_Club。

失眠症患者Jack用这样几句话说尽了Business Man的Hotel人生观:
Everywhere I travel -- tiny life. Single-serving sugar, single-serving cream, single pat of butter. Single-serving mouthwash, tiny bar of soap…….


2005年底有一部名叫Hostel的恐怖片。是这个电影(的名字)让我发现在我偶尔罹患英文失忆症的时候,会从host这个词根开始,混淆hostel、hotel和hostility,甚至hospital。所以,即便没有看到Trailer,我也打一开始就认定,这部名叫Hostel的电影不会是温馨的Family Film。假如是恐怖片,那一定还不如龙门客栈了(那是何等匹配我对Hotel的一贯认证的经典酒店电影啊)——

所有的客栈,都有种静悄悄的共谋者的表情,无论精装还是简体,都总是储纳动荡放荡淫荡的地方。

现在我看完了,人皮客栈(哪有人皮嘛,最多只是残肢脓血)。像是小时候说的“狼来了”的故事,用一种暴力的叙述和本能的联想对小孩子说教:不要轻信陌生人的话,不要随便去陌生的地方,不要放纵。故事说的是三个搭伙去荷兰找乐子的男子,在一种缺失逻辑感的前提下,进入了一个无法无天的边陲小镇,虽然如骗子所言遇到了惹火的女孩也完成了火辣的性,但代价是被一个变态组织折磨至死,只有一个稍微机灵一点的家伙逃了出来,并在电影结尾时,用仅仅2分钟的镜头语言反攻了杀人犯,报了仇,切手指的场面很血腥,当然你也可以考虑一下道具的化学构成,巧克力更多还是油漆更多。男孩离开欧洲罪恶时,有一种恶狠狠的茫然。

几乎是一个地道的烂片。惟一的幽默感来自那群地头小蛇,吃一颗糖,杀一个人,要一美元,或者砸烂头骨,笑得倒也天真满足。这种东西让我能记住,相反,那些锈血斑斑的凶器、阴湿地面的残肢、神经质的看守、蹩脚的刺青……那么多似曾相识,这对于恐怖感来说,是多么无趣。

想当年那,闪灵。空无一人的豪华酒店。电梯口乍现的孪生姐妹。大厅里激烈的打字机声。即便用斧子也不容易砸烂的房门。幽灵的酒会。酿造时间和灵魂的容器。那种恐怖,绕粱三日。

另一种柔软的、静谧的恐怖,是迷失感的循序渐进。嗯,说的是斯嘉丽在东京的那场迷失。懒洋洋的五星酒店。安静至屏息的房间。彬彬有礼的外国语言。ROUTINE的工作。无所事事的女人。趁虚而入的情爱。无人知晓的性。CHECK OUT之后,恍如一切荡然无存。

还有。在卢旺达饭店。正直哪怕有一点点勉强,也仍在和杀戮周旋。

还有。在百万美元大酒店。有无意聪明的痴人。有刻意精悍的干将。都在那每一个风格强劲的房间里终结一个边缘流浪者的放荡和动荡。那么多不安,寄居在名为酒店的地方,全都极其自以为是。

忘记在哪个电影里看过一句话,在酒店的房间里,你离去时一片狼藉混乱,回来时一切整洁如初,而那个中间的时段呢?究竟是什么,被扫除被抹煞被忘记得如此专业。

说回这个人皮客栈,似乎导演有意识想把恐怖嫁接给现代人的生活和人性之间的悖论,比如说,这个变态杀人狂先声夺人地说道:I always wanted to be a surgeon. But the boards would not pass me. So I went into business. But business is so boring. You buy things you sell them, you make money you spend money. What kind of life is that? A surgeon, he holds the very essence of life in his hands - your life.——嗯。这样的论断,与其说坦诚,不如说突兀,要想对消费社会反攻,我们还是用出产于Paper Street的人脂肥皂吧。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