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是

 
 
 

日志

 
 
关于我

自由作家、专栏作者、翻译作者。著有长篇《六翼天使》、中篇《同居笔记》、《事后》、《自恋时段》、《一只黑猫的自闭症》、《夜在窗外》、《避孕》以及翻译《迷失男女》、《红颜》、《美与暴烈——三岛由纪夫传记》、斯蒂芬.金黑暗史诗《黑暗塔VII》、《杜马岛》…… 个人主页 www.yushichina.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想要的书1  

2005-12-20 22: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幻影書 強力推薦  
幻影書

The Book of Illusions

作 者:保羅.奧
譯 者:趙丕慧
出版社:皇冠文化
ISBN:9573321270
分 級:普級
出版日:94年03月21日
定 價:300 
  
分類:  文學 / 各國文學 / 美國文學
├ 書 籍 詳 介

生命猶若一場華美的幻影,但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將通過某種形式封存下來,不會遺忘……

  一場無情空難奪走了摯愛的妻子和七歲、四歲的小兒子後,大衛?金默教授再也不認得他自己,他鎮日漂浮在沒頂的黑暗之中,試穿亡妻的衣裳,藉由堆砌兒子們的樂高玩具,來延續他們幽微的鬼魂生命。

  他像是給人謀殺了,但卻沒有人真的有那份心腸去給他一刀,他就只是給擦拭掉了。直到某個夜晚,他無意中看見默片諧星海克特?曼主演的電影橋段,才第一次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還有笑的能力!不久,他開始周遊英、法、美六大城市,為的是看完所有海克特的電影,這是他唯一能找到生存意義的繩索,因為人總要逼上了絕路,才會真正開始去活。

  海克特是誰?他是原籍阿根廷的喜劇天才,他像慧星一樣橫掃美國電影界,觀眾原以為他會是明日巨星,然而就在默片時代告終之際,他也在一月的某日清晨走出家門,從此音訊全無,六十年來,外界都以為他早已不在人世。

  但是,當金默最後寫出一本研究海克特的書之後,他的信箱出現了一封信,回信的地址是新墨西哥的一個小城,而執筆人竟然自稱是海克特的妻子!『海克特拜讀了大作,極盼能與閣下一晤,不知閣下可否撥冗移駕寒舍?』金默半信半疑、難以抉擇之時,一位神秘女子忽爾出現,帶給了他生命中的轉機,也迫使他走上危機四伏的幻影旅程……

  這本令人讚嘆的小說引領讀者進入一個宇宙,其中悲與喜、真實與虛幻、暴力與溫柔皆融為一體。保羅.奧斯特身為當今美國筆鋒最健、最富原創性的作家之一,《幻影書》是他最豐富、最令人動容的一部作品。

├ 作 者 介 紹
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

集小說家、詩人、劇作家、譯者、電影導演等多重身分於一身,被視為是美國當代最勇於創新的小說家之一。

  一九四七年生於新澤西州的紐渥克市。在哥倫比亞大學唸英文暨比較文學系,並獲同校碩士學位。年輕時過著漂泊無定的生活,不斷嘗試各種工作,甚至曾參加舞團的排練,只為了『觀看男男女女在空間中移動讓他充滿了陶醉感』。

  他早年的創作一直深受一些法國詩人及劇作家的影響,《紐約三部曲》則是他重新回歸美國文學傳統的轉捩點。他曾獲美國文學與藝術學院頒發『莫頓道文薩伯獎』;後又以《機緣樂章》獲國際筆會福克納文學獎提名;並以《巨獸》獲法國麥迪西文學獎。

  奧斯特的小說《月宮》、《在地圖結束的地方》、《昏頭先生》,同樣以豐沛的想像空間,對自我與他者、孤獨與社會、心靈與物質進行沉思和反芻,充滿了智慧與迷人的丰采。其他作品包括回憶錄《孤獨及其所創造的》、評論集《饑渴的藝術》及詩集《煙滅》,已被譯成二十多國語文,最新作品是二○○四年的《神諭之夜》。

  九○年代起,奧斯特積極參與電影工作,除為華裔名導演王穎編寫『煙』的劇本(『煙』曾榮獲柏林影展銀熊獎、國際影評人獎及觀眾票選最佳影片獎),並與王穎合導了『面有憂色』,以及獨立執導『綠寶機密』(Lulu on the Bridge),深受稱許。目前他與妻兒定居於紐約布魯克林區。

├ 譯 者 介 紹
趙丕慧

  一九六四年生。輔仁大學英文碩士,現任教於輔仁大學及靜宜大學。譯有《戰地情人》、《嗜血的玫瑰》、《60秒洞悉人心》、《少年Pi的奇幻漂流》、《沈睡的海岸》、《聽電燈泡在說話》、《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等。

我想要的书1 - 于是 - 于是
我想要的书1 - 于是 - 于是
 饑餓的葉子 店長:hungerleaf 


『生命猶若一場華美的幻影,但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將通過某種形式封存下來,不會遺忘……』

如果生命『就只是』一場幻影,那我們是懷著什麼希望活著的?!幻影被刻意或不經意地封存下來,是否為了什麼?!

幻影,以任何形式的作品保存下來,那它還是不是幻影?
作品,如果沒有被觀賞和閱讀,就被毀滅,它的意義在哪裡?是否也等同幻影?

『如果森林裡有棵樹倒下,卻沒人聽見,請問這棵樹算不算發出了聲音?』p.184


在《幻影書》裡,頓失至親至愛的故事主角金默教授,以研究默片裡冰山一角的題材,作為茍延殘喘的依靠、療傷的另類藥方,看似莫名其妙,卻讓我心隱隱作痛...必須緊抓住一根浮木才能活下去,除了敏銳的靈魂對此有所覺知,這樣的心情大概也只有曾經深陷傷痛之中的人才能真切地體會!

『人並非只有一種一成不變的生活,而是有許多種,而且彼此首尾相接,這也就是人的不幸之所在。』~~夏多布里昂

也許一切所能抓住的,都是浮木。此刻當下,你的『浮木』是什麼?當意識深層那個叫做孤獨或什麼的東西,因緣際會之後徹底醒來或被下一個一成不變的生活所揭露時,如何面對?接下來要抓住什麼?

生命與生命,果真是相互依存的?!以為自己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其實未必。不管得依附、仰賴哪種形式或形體的生命,重要的是~~活下去!?

故事的主角藉著一個彷彿幻影般的默片演員,讓自身無力延續的生命重拾新的動力;而儼然早已被世界遺忘的默片演員,因為故事主角心靈的重創,而獲得新的注目...真實與虛幻的相互滋養與扶持,讓原本兀自平行、沒有交集的兩個、三個、甚至更多個生命,意外地連結與重生,到頭來再也難以辨認誰是虛幻、誰是真實,但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每個生命都潛藏著許多可能,即便是俗世眼光裡最最卑微與看似不相干的存在,也可能在某個時刻成為另一個生命的救贖。

當然這部小說並沒有那麼簡單。主角研究默片演員的故事,只是一連串真實與虛幻辨證的開始,它衍伸出作品存在的意義、對創作與毀滅的思考!即使作品只是封存一切幻影的形式,之於觀眾,還是具有某種意義,好比被遺忘的默片演員與其瀕臨毀滅的默片之於這部小說的主角;但作品之於創作者及其人生,也許過程遠勝於結果,有沒有觀眾反而不重要。這部分涉及創作空間與創作自由的議題,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講明白的,留待有興趣的人去思索玩味吧!

我想,每個人的過去,也都宛如一部部默片,在各自的記憶裡時而重播。觀賞別人的默片容易,而當默片的主角是自己,劇情又是悲傷和悔恨...注視卻變得格外艱難...。我忍不住這麼想,如果我們事先設想自己主演的那齣戲有所謂別的觀眾,那我們的演出是否變得矯揉造作?而且為了符合普羅大眾的期待,每齣戲可能展現的格局因此就受到了限制?而個別生命故事的獨特性,也許就在於並未設想觀眾的存在而意外保有的?!

沒有答案。或者沒有定論。看似一個個的意外,也許冥冥之中早已安排。

過去的並沒有過去。
盡頭從來不是終點。
記憶,讓一切存在過的美麗與哀傷延續著它們的生命。
儘管『記憶』,也是『幻影』。
但之於保有那些記憶的主角而言,它們真實無比。

於是,可以這麼說吧,小說的主角不僅是透過別人的故事看見自己,也因為通過虛幻而得以面對真實;好比照鏡子,鏡中影像反映出一個人真實的表情。這樣的觀照,不僅對自我生命中的痼疾進行療癒,也激發出生命潛藏的能量。在這裡,作者保羅.奧斯特鋪陳敘事的功力,又一次令人折服!


後記:

因為《幻影書》而再次連結到默默用心耕耘的【泡沫】書店。
優質的泡沫!


 似水如光 店長:kua1991 

一個偏執的女人,為了毀滅而創造,在毀滅的同時,也毀了自己,毀了親如女兒的幸福,更毀了一個受創男人的第二春,值得嗎......?
  起源於一步讓人發自內心笑的短短默劇.......以退流行的黑白劇,竟然燃起一個人的生存慾火,是怎樣的一個演員?為何在事業巔峰突然引退?只是毀於一場意外而已.....一失足成千古恨阿....套句作者說的........多荒唐的人生阿......但多少人至今不也過著如此紙醉金迷,日夜顛倒的荒唐生活嗎?不都在小聰明裡求生存?真的是荒唐的人生......荒唐的社會阿.....

 泡沫 店長:popjbc 

「幻影書」--the book of illusions 作者: paul auster

一直喜歡看paul auster 的作品,對我而言,他的小書有一份魔力,如同毒癮般地吸引著我,很難用文字去表達。優秀的文學創作者大致可分為兩種類型,借由文字喚醒族群的自覺或是人類情操以對抗世間不公不義的事件是一種(也是很多文學獎項喜歡的類型),另外一種是在突破現有的框架,憑其敏銳的感受帶領人們去開發未曾清楚意識出的領域,paul auster 應該屬於後者。

就auster的作品而言,其文字流暢,寫作內容鋪陳的技巧功力當然無話可說,「幻影書」當然也不失這樣的特質,如果只是純粹把閱讀此書當作如同欣賞一齣電影,也是一種不錯的閱讀享受。在本書中,作者藉由一位妻與子在空難中不幸罹難的文學教授大衛.金默與二零年代默劇演員海克特.曼兩人各自的遭遇串起整篇故事的情節。

常在想人生如果如同一齣戲,我們每個時期每個動作都是一個橋段,如同藝術家。藝術的表現是在強調過程與型式抑或最終的成品? 如果本質是在過程,為何我們對於成品有深厚的依戀? 是因為成品喚起我們重溫過程? 如果是如此,過程的是否只是一種幻影,一種必須靠記錄才有喜怒哀樂的幻影?而這種記錄是真要有實體的物或是可以只是一種儀式就可以”記住了”????

剛好最近在某些節目上看到現代藝術家蔡國強先生的訪談,還有其在購物頻道的特賣節目。很佩服蔡國強先生以火藥爆破當其藝術表現素材,其手法與型式開創一種新的表現,火藥與爆破也很震撼與壯觀,但其藝術的表演在過程,也許就在那短短的數秒到數分鐘的電石火光,整個表演結束藝術已然完成,剩下的痕跡雖是獨特、雖是記錄的一部份,但我認為卻是最無價值的部份,很難理解就藝術價值的收藏有什麼因素可以賣那麼貴,我們很難只憑炸後的紋路去感受蔡國強先生在創作過程的表現吧!

『人並非只有一種一成不變的生活,而是有許多種,而且彼此首尾相接,這也就是人的不幸之所在』--- 夏多布里昂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