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

 
 

ҡרߡߡгƪʹƪͬӱʼǡº󡷡ʱΡһֻèԱ֢ҹڴ⡷СԼ롶ʧŮա뱩ҡɼͷ򴫼ǡ˹ٷ.ڰʷʫڰVII ҳ www.yushichina.com

׿Ƽ
GACHAѡ

ѻ  

2007-09-19 23:33:00|  ࣺ ĬϷ |  ǩ |ٱ |ֺС 

  LOFTER ҵƬ  |
现在我可以把乌鸦叫模仿得很?真?
现在我终于知道,有些恐?小说里写的乌鸦羽毛一样黑的头发?…是怎样的绝对的黑色?/DIV>
但只要一旦回来,?马不停蹄地开始赶稿,旅游过的事实就像憋在心里的一口气,不吐不快?其实只是安慰,像?自欺欺人?/DIV>
上次写到京都和茨木?接下来是横滨?/DIV>
 
在横滨的第一站,非常意外,那2个小时完全超出计划?只因大巴停靠在人形馆的进口处,就迫不及待地买了票进去。人偶这东西,本来就是很迷的,?以为会有奇崛的故事偷偷摸摸地隐含其中。日本的人偶按照地区分有许多流派,技法和材质不同,效果自然迥异?有一种是关节都会动的,在舞台上表演时就像和主人唱双簧,什么动作都做得出来,人化为暗地里的无,人偶聚着?目光,是不可?的主角?有的人偶附有机关,譬如说弹三弦的歌女,表演起来就能听到演奏的声音机械而诡异地跳出来?
这个馆设计得很好。走廊成了凹造型的最佳地点?从一楼到二楼的走廊墙壁上,贴?0世纪每一年的宝宝和他们身边?手中的玩具?玩偶和小孩都是黑白的。就这样,一路演变到了今天?你看得到芭比和阿童木,也看得到最老实巴交的布娃娃?/DIV>
?是全世界、全日本的玩偶简介?二楼是不可以拍照的,有各路人偶的代表作?但克制住不偷拍的意念是要很强大的,我不是它的对手。我很无耻地把它们都收入了镜头?出于某种尊重,在我的JET相册里,这一辑是?回答问题提供密码的?
 
要说的是,有?真人大小的人偶是艺术家根据自家女儿制作的。从娇嫩的脚趾头到娇嫩的嘴唇,无?不让人起鸡皮疙瘩,美到如此?真,连自然得不经修饰的眉毛都让我觉得如有灵魂附体。眼神里有着强烈的诉求?我没拍?直觉告诉我,拍了?手抖。现在我能看到的这张留念照是Niki拍的。刚刚MSn上要来的。再看一眼,嗯?果然还是那么神乎其神?/DIV>
 
到了三楼,橙黄灯光下是复古的乐园。从30年代?的收音机各式各样,并列在?极大的橱窗里。我?都呆了?有的收音机像现在的吐司炉,有的简洁款不比MUJI的CD机差,有的像?大麦克风,让我想到美国黑白电影里的爵士乐、或?0年代初?上海女播音员的侬侬软语?那都是和战争警报、蓝调乐和夜来香有关的物事?
旁边还有??款的米?鼠玩具?尖嘴尖腮的黑色小老鼠在那时?还很像?鼠的。就像旁边摆放的硕大点唱机,让我想起那个美妙绝伦的电影?—遇?967年的女神。霓虹灯彩般的配色,圆润而极大的造型。都是那么地道的家伙?/DIV>
 
在修复和制作人偶的工房里,遇到正在演示的藤村先生。他说,30年前曾来过中国,在北京和上海和中国民间艺术家进行了传统艺术的交流活动。虽然很明白,在这样的场合里说的任何话语都是?过场,但演起来大家都还蛮认真的,用几句话讨论了上?0年来的变化?
从人形馆走出来的时?都是午后了?莫名其妙觉得很满足?好像也不???1世纪港或是东京了?/DIV>
太容易满足的人,真是不?合暴走?
 
为了走到红砖仓库,花费了很久。因为先是走到了港口卸货区,哈哈,去工人们的食堂正合适,否则就可以直接打成集装箱下海去?
然后?确的方向走到半公里的地方就被?舒坦的港口情调绊住了。鸽子围?们转,据说是因为包里有留作午饭的奶酪蛋糕。还有两盒乳房状的豆腐?—那是CK买给Niki的,结果背了?天都没有吃,因为身边没有勺子,便正式作为了硅胶乳房状的游戏产物,在多张照片中被演绎成咸蛋超人之双乳版?/DIV>
坐在那么悠闲、空气那么清洁的港口绿地抽根烟,吃点东西,喂喂鸽子,真是哪里都不想去了?看那么多水鸟排在铁锚钢索上,好像静物画一样?路边有推?儿车的?年夫妻,但车子里只是两条可爱的小狗?有正在水彩画的艺术家,旁边围?个上班族老男人,就在他们三米?的长凳上,一个满头黑发的年轻上班族坐?,睡得脑袋都掉到胸口了,很担心他的口水呢?/DIV>
 
就这样好不容易走到了红砖仓库。区?.5公里,大约磨蹭了1个小时?
红砖仓库是此行中我深爱的?。那建筑就像是日系动漫中?型的西式洋房,会有扎?裙的大眼睛小姑娘跑出来迎接客人,或有白胡子?爷爷在窗前讲述往事的…?那种地方。纯然是红色的砖,所有的窗户都是薄薄?的黑色铸铁,有着铆钉装饰,非常简洁有力?却有独特的雪白瓦顶,屋脊线全都索性被制成了白色,瓦片也是白蒙蒙的?,远远望去,仿佛永远在雪中?
 
现在,这里已然不是仓库,而成为了艺术园区。一号楼看起来似乎有加盖角楼,内里正在举办纪?11的摄影展。二号楼?正气,颇有排场,底楼几乎全都改作餐饮区,落地窗户里有西洋点心和极好吃的冰淇淋。在他们买冰淇淋的时候,我去厕所参观了?亲身感受便是:连厕所都保留了极简的仓库风格?事实上,连同消防口和拉门都凝固在老仓库的设计感中。在底楼大厅里,还能见到保留下来的?楼附件,诸如瓦片、砖石,甚至原先的汽车?道口都被标志出来,当你踩在玻璃地板上,就看的到脚下的历史?/DIV>
在二楼和三楼的创意市集般的时尚购物区里,每一个小店都非常好,有的是家装饰品,有的是文具用品,有的是衣装,还有?满是潮人的帽子专卖店?/DIV>
在这里,每个人都像掉进米缸的老鼠,后来不得不互相强迫对方把自己拉走,尽快赶往东京为宜?/DIV>
其实若真逗留到晚上也没啥不好,因为红砖仓库的夜景是相当迷人的?/DIV>
走出来时,眼前还不断有可爱人等经过?我们二奶奶盯住了?包袋上挂满水壶钥匙等物件的帅哥,评语就是:就差挂?方便面了?/DIV>
 
后来我们就到了东京?当夜在自由丘迷乱迷乱,在LUSH店里吹泡泡玩,在FANCL店里某人买到手酸,在BOOKOFF某人站到腿酸,在杂货店里某人逛到眼睛酸?。?当夜还发生一起感人追尾事件,店员小姐?跟着我们,为了把拉在店里的小包归还,偏我在地铁站前突然发现丢失小包,即刻跑回店里,这反?让那追来的小姐又跟在我身后跑回了店里。只是她满脸都是笑,好像追来追去是蛮?的事情,?儿没有抱怨,我真的蛮感动的,其实那时候已经过了营业时间了,我们是?的顾客?
因为当天购的东西大抵又重又多,每个人都无法想象继续暴走新宿?便打道回府,赶到了最后一班车,慢悠悠地摇去酒店?
 
这一天,其实是比较像我自己的行程。莫名其妙地改变已有路线,听从冲动,累到不行。还好同行的三个亲爱的并无??还都各自享受到了购小物的乐趣?/DIV>
此时已是分兵两路。人少起来的时?,脑筋就会松懈?当天我看地铁招牌的能力?速下降,好几次都要感?7爷悬崖勒马?
 
 
 
 
Ķ(905)|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