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

 
 

ҡרߡߡгƪʹƪͬӱʼǡº󡷡ʱΡһֻèԱ֢ҹڴ⡷СԼ롶ʧŮա뱩ҡɼͷ򴫼ǡ˹ٷ.ڰʷʫڰVII ҳ www.yushichina.com

׿Ƽ

ձ  

2007-09-15 19:21:00|  ࣺ ĬϷ |  ǩ |ٱ |ֺС 

  LOFTER ҵƬ  |
 从日本回来?满心都是良?遗憾,惦记着早日再去,不再走马观花,而能几日数周这样逗留某处,慢慢品尝?如今,心里就像明镜一样?曾经只是从电影日剧翻译小说和动漫中了解的那个地方,某部分还原,某部分逼真,全都明白了?/DIV<
 
到达大阪的夜里,几个人沿?轨线路在半夜的街头游荡,惊喜不多不少,刚够第?夜游闲?的游人?走到自动贩卖机想买水而已,掀?边的红门帘,却是典型的日系AV成人影像世界,把某些人乐得呀…?光顾拍照了?而安静的街边有很多让人赞叹的布置,走到狭窄到仅?两人并行的小巷子里去就会发现那种日子的真实表象?为了?庆典吧,满条街都挂着写上名姓的灯笼,路上只有慢跑的男人,交叉路口有头上绑?头巾的男人从居酒屋里兴致昂然地出来,骑车回家。小小的男人群落。走到大路上,就会见彪悍的飙车族,马达轰隆隆响,改装车各个都很嚣张?
 
从大阪到京都的一路也是自己坐的JR线?非常顺利地在京都火车站问到了公车地点,那里的案内?此行遇到的最优秀的一家,资讯人员懂英文,态度自然不用说了,还有预备充足的小纸条,根据大多数所?去向写明了公车方向和车费,若是打车,好像还会有给司机的说明文。那时?只记得这是原广司的作品,但匆忙赶向金阁寺和清水寺,便只是抬头望了望圆弧形半蛋状的空中舞台、以及犀利的钢铁拱顶。没想到,到了夜里,因为等?新干线,才?恰好”看到了惊人的夜景,走上几层扶手电梯后,整个空间的层次感令人惊叹,虽是现代化的灯光和水泥钢铁,却让我想到层峦叠嶂这样的古词?配上能剧面具的大幅广告,真的是很离奇的室内夜景????,那个火车站就像是内里镂空的钢铁建筑,好像古时代的雕花香炉,外表看只是一个形状,内里乾坤无数。若是有充足时间,真的会像那些在此消遣的人们?,看看二三楼的美术展览,到顶楼的美食馆去吃冰淇淋,然后就在高挑的上层空间挑一个台阶坐下来,好像身在万人舞台,层层望下去到处都可能有戏?/DIV<
 
之后就去了金阁寺和清水寺。简单来说,金阁寺恰如WASA?,被盛名?。游人如织?但它确实小巧迷人,令我觉得完全应该归为己有才算是美?站在金阁面前的我其实处在旅?的奔波状态中,游人排?照相,脑海中并无三岛君的词句,只是想到文中那个忧郁的结巴小僧站在我这个位置,想到金阁之美?有的压力,三岛若知道有朝?因为他的文章这里变成了无数人慕名而来的景点,会不会还能写出那本书?/DIV<
清水寺又完全不同,光是门口那条上坡的小街就够耽搁上一整天。清水人形和陶艺店都让人挪不动步子?之后又被清水寺特有的日式朱红震了?,背景里只有天和云??里看绵延数公里,确实大?然?我们还惦记着茨木的光教堂,只能咬牙离??扔了?硬币,它说我们该留下来把清水寺走完,但我的心背叛了它?/DIV<
 
去茨木是唯一?叫了出租车?日本的出租车之贵是早有?闻,要不是看在JR线只有三站路的面子上,肯定不敢坐。司机也好?路人也好,都不知道安藤忠雄这个小建筑物?好在我之前做了功课,知道位置,一路上用地图和司机沟?,加上他也不停地电话熟人,还算顺利?只是?上?搁,其实已经过了光教堂开放的时间,特意在路上打了电话过去,讲明情况,要求对方等我们半个小时?
等我们的老先生是?残疾人?喉部加了扩音器,声音有如机器人?此时已近黄昏,这个区域属于高档住宅区,只见遛狗的少妇偶尔路过。起先,见到这位老人时,他喝令我们不许拍照?我顿时就急了,赶紧声明事先电话过,但他的英文停不太懂,只知道他拿块牌子要给我看?我只当是说明?时间的说明牌,又用半吊子日语解释了一遍?老先生也急了,就要我读,?字一个字读出来!我这才仔细看暮色中的这块木牌,一句话读完,真的明白是误解他了。说明文详述了到此教会应有的步骤,先要登记名姓住?其后入教堂默祷?…我冷静下来,发现他不过是想让我们按照步骤来,并不是要催我们离开、或阻止我们拍照。当下安安静静写下名字住?前后几页都不见国人,然后跟着他后面,?,进了那间小教堂。真的是小,而且暗?但以光构成的十字架撑满在眼前,突然就感动起来。说万籁俱寂是假的,但几天来总是奔波的旅人心情突然之间停顿下来,想到之前还几乎大嗓门地和老先生争辩几点几点,便觉得错。这地方,之前早就看过无数照片,知道无数讲法,知道它归属于安藤忠雄?但直到默祷的那片刻间,才明白,不属于安藤忠雄。?是沉?冥想中的?悔过懊恼祈祷…?却是属于某种想哭、想依赖、想洁净的情绪?在光教堂之中的十几分钟,是我此行、或许是?几个月中?宁?甚至感到心痛的一段空白?出来后,我对老先生郑重道歉,为了先前的心急如焚?然后,便在那精致的院落里看,静静地拍几张照?发现两厢建筑物之间的勾连是那样整洁又精妙,不存在任何?多余的装饰物,从入口处狭长的玻璃望进去,其实已能洞见对面那厢的小楼梯,但这些细节在风风火火进门时是看不到的?整个院落的架构很特别,有半圆形和锐角夹缝,以至于小小空间里也有几层周转?
值得说笑的是,因那边的植物太好,穿着短裙背心的我被光教堂的花蚊子咬得?糊涂。可笑的是,老先生见我出教堂时在腿上挠,便直接?来一管药膏,见我??蚊子块涂下去,他闷着声笑。我们就这样不计前嫌啦?后来的团友一定会觉得他很凶,其实那是个很好的老人。一板一眼得执行?教堂的宗旨?
 
接着又要赶路。事实上,先前在京都火车站的愉悦并没有延续很久?我在问讯了大半个钟头后(那个案内?经关门了,剩下的新干线交通资讯人员基本上都不通英文了),买到了前?夜住宿酒店的票??进站口就发现?混乱,日本人排在我前面也在问个不停,原来9号台风经过小田原,导致上下行列车全部暂停,没有人知道会过多久才能清除障碍和隐患,很多人坐在地上等车,挑了?情侣随口问了?,男子竟然很热心地要和我练习中文,罢了罢了,这时候赶路要紧?坐在新干线上等车的滋味不好受,电子屏幕上?在显示停运原因,大概等了半个多钟头开车时,我们几乎都没有感觉到?就这样静悄悄?车,才发现,我们坐的这班其实?点半就在月台上等?了,除了我们,别的客人大概都等了三个多小时了吧?等到新干线加速,我们纷纷耳鸣了一下下,才意识到,窗外黑漆漆的,看不见新干线究竟有多快?/DIV<
在这辆车上的问路插曲是此行最夸张的一次?全车厢的人都想帮我们。因为新干线停运晚点,导致我们后面要转的车也不知去向,不晓得末班车到底有多晚。为了这个问题,列车员捧?厚的时刻表无可奈何,感谢我们在东京素昧平生的网友Eiho大哥接了我们的电话后,一直在电话里当翻译。再后来,那位腼腆的日本姑娘站起来,说她会一点点英文,但要告诉我们的并不是末班车几点,?是她愿意让男朋友?送我们走。那夜,六个团友跟着她的车走了,我们三个继续留守火车站,等到了末班车。一切都像是没有了计划,那姑娘人真是好?
—?未完待续?/DIV<
 
回来后整理了部分照片
 
还有太多心得,回头再慢慢说吧。写不动了??img TITLE="失望" STYLE="vertical-align:middle" ALT="失望" src="http://simg.sinajs.cn/blog7style/images/common/sg_trans.gif" real_src ="http://shared.live.com/QGncRMHLLpIcOfCh--4aMA/emoticons/smile_sniff.gif" /<
不过,要问东京时尚打折情况的同学,就不要来问我了。我们基本上是看得多买得少,行得多坐得少。譬如南京来的蚊子Couple是当之无愧的暴走了两三天,令人钦佩啊?/DIV<
 
 
Ķ(1434)|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