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

 
 

ҡרߡߡгƪʹƪͬӱʼǡº󡷡ʱΡһֻèԱ֢ҹڴ⡷СԼ롶ʧŮա뱩ҡɼͷ򴫼ǡ˹ٷ.ڰʷʫڰVII ҳ www.yushichina.com

׿Ƽ

Ӳ̷棬  

2007-04-16 15:27:00|  ࣺ ĬϷ |  ǩ |ٱ |ֺС 

  LOFTER ҵƬ  |

       周末去了上海的新茶市集,比不久前?大商场的创意市集更有趣更热闹。??在苏州河边的?老楼,据说是解放前的日资棉纱厂(可能有误),红漆地板全已磨白,格?敞方正,据说因为先前的行业?虑,防火措施也一应俱全,竟然令人?就会理解为艺术园区的?地址(可见我们现在的想法被诸多仓库画廊?厂区艺术社区、乃至纽约的屠肉区折腾得多么有固定?维啊)?有乐队在三楼演出,一楼二楼有设计师们摆出的摊位,音乐服装纸品娃娃包袋首饰…?都有,竟然还有卖旧杂志的。我又买了破壳PERK的贴纸,还买了好多本本子?/FONT>

       和长腿兔娃娃相比,我仍然喜欢买本子?虽然这是个数码时代了,但漂亮本子仍是不败的勾引?即便里面空无?,也感觉比书更好看?设计师们的创意市集里?易出货的恐?就是纸品。布和纸是相对来说较为容易设计和制?的材料,印上自己手绘的图案,夹进五彩斑斓的纸,每个封面都是限量版,写上自己的字之后,更是限量无敌?/FONT>

其实家里的本子已经有很多很多了?不管是宜家?还是无印良品、还是这类五湖四海的设计师自制本,都已收下太多,初步估计,够写一部红楼梦了?但就拿这次看到的?本子来说,就很不适合写进红楼梦:纸张自然没啥特别的,封面是一块电脑硬盘,或是主板之类。其实这种想法我之前也有过,看到废弃的电脑配件都那么晶光闪闪、那么井然有序?甚至有点永垂不朽的味道,就舍不得扔?但纵使我有过拿它们?做点?”的想法,毕竟还没有设计师们的动手能力?但一眼看到它们被做成本子出售中,就莫名地觉得亲切。这样封面的笔记本,应该是不适合写红楼梦了,现代诗或是独幕话剧?很好。设计感大概也会决定我们书写的内容吧?/FONT>

       设计好的本子会让人愿意书写?设计好的书籍却未必能让人安心阅读。这是我和某个资深编辑的共识。话题就是从硬盘封面?的,很快就链接到?横着印刷、以及另?正反面双向推进的书?“读轻型文字还可以吧,也有很多日本杂志是这样的,正面翻开是文字类采访,反面翻?彩图类饮食美食?”我说?“那样的书读起来很奇怪啦!轻型文字随便?么样设计都可以,但我说的是书,正经的、严肃的、需要一字一句去读的书?”他说?我们达成了一致????去读的书,是决然不可以搞出太多花样的吧?因为我们的注意力很浅薄,在这样信息庞杂的世界里非常容易被诱惑,假使阅读定力本身就不够、咀嚼力本身就不强,再被花枝招展的设计包装夺去几分,这书肯定是读不好了??,单纯的牛皮纸封面?30年代影印本素?竖版,永远不过时?/FONT>

       我?是奇怪,有那么多人执?封面、开本?厚度、留白?…为?竟然没有人关注一下中文字体的设计呢?就是这位资深编辑,曾在多年前参与汉语大辞典的编纂,他给我讲了个故事:出版社曾高薪聘请?书法家写字,择??亮的字作为印刷用模具,?没想到,他写了几百字之后就重病去世了,那个工作相当慢节奏,之后再也找不到能写那种字的书法家了,这个项目就算了。?他不记得那位书法家的名字了?这个故事?萦绕在我心,每次打开电脑看到贫瘠的中文电脑字体时,都会伤感一下?都说这是设计至上的时代,但毕竟封面功夫好做,有关字本身却?太大的?力和功力,所以就被忽略了吧?

 
 
Ķ(297)|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