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

 
 

ҡרߡߡгƪʹƪͬӱʼǡº󡷡ʱΡһֻèԱ֢ҹڴ⡷СԼ롶ʧŮա뱩ҡɼͷ򴫼ǡ˹ٷ.ڰʷʫڰVII ҳ www.yushichina.com

׿Ƽ

ɱ¡  

2006-10-06 02:35:00|  ࣺ ĬϷ |  ǩ |ٱ |ֺС 

  LOFTER ҵƬ  |

十月五日,前?场?地道的?因?也可以说是千篇一律的中国集贸市场?/P>

第一次在不足十米的距离处看到了杀猪?

时?中秋,家家户户都有理由烤乳猪。似乎是这里的习俗(或特色生意之?。?之,在大研或束河,处处可见烤成熟黄色的乳猪,四脚掰开地串在木杆上,在丽江的十字路上,举着烤乳猪的男子通常健步如飞,过?处游客侧目或惊呼,模样不??足?在束河的酒吧门口的篝火上也可以近距离地观看乳猪的死状,它们饱满的身体上没有一丝鲜美的痕迹,头部赫然地失去眼睛,原本是瞳孔的缝隙如今被烤制成略略外翻的油脂色,在某种程度上说,那是?烤乳猪最骇人的部分?

在某种程度上说,我确实没有从?整尸中看到饕餮的欲望?/P>

今天看到的这只猪,确切的说应该是听到。最先吸引我注意的并非猪的实体?或是?的预兆,人流在肮脏的泥血水渍上方自如地纷繁穿梭,我面前的鸡笼里,公鸡的颈毛在雨后阳光里发亮闪光,?近我的那只鸡沉着漠然地眨?睛,眨眼的节奏均衡,与其说其眼神深不可测,不如说安之若素。鸡冠随?脉和心跳持续颤动,我恰好在想,关于活鸡,我知道的是如此之少?

就是在面对生锈铁笼中的冷漠公鸡的时?,猪的声嘶力竭骤然响起?

那只猪的后腿被屠夫攥??槽里拖,步履的?度很快,节奏亦很均衡。我看到,那只猪的前腿在泥沼的污水里抓出痕迹,?水渍又瞬间荡归原形,它的蹄子在扑腾抓挠中应验束手无策的成语??都知道的猪?

我突然去想,?『抗拒?的本相?

在屠夫将它拖入放?中时,我知道,人人都在等待随之?来的惨叫声?那只猪四脚朝天被摁住、并看到短平的屠?,它的声音到达一生中的制高点。恐惧声令空气在我的小宇宙里顿时萎缩,并颤抖,我也很清楚,除了我这片微薄而伪善的小世界之外,这个空间里的旁人都司空见惯,他们的宇宙也许只在吸收噪音?逼仄的感觉从脚底心一直冲上头脑,我分明感到自己的心虚。面对死和杀的情绪上的不堪一击?

屠杀的动作异常迅猛?与生、乃至与生之苟延残喘相比,都迅猛得来不及似的。那只雪白的小猪?浸在?。血滚滚而出,因我们之间虽近却远的距离?以及我对鲜血的陌生,因?看上去就像是被涂抹的人体模特?。血色恰是我通常购置衣物?爱的正红色?它没有了声音,身体在抽动中滚成半白半红?因有那突如其来的寂静,最后的挣扎也显得像是漫不经心?

我因凝视??,?没有去注意任何别的细节?它在阴影中的屠夫工作池里渐渐停下来?而五分钟后,?男人抱着挖空脏肺的猪疾步走向猪肉贩卖柜台,我突然在洞?体腔、齐整的肋骨中间看到粘腻不清的内脏和脑体。幻觉?也是我对?恐?的最近一次的微妙体验?/P>

现在,我在夜里回想?因为在客栈床上看阿加莎的《悬崖山庄谋?》时突然看到?话?波洛分析说,某管家对凶杀本身并不意外,但此阶层女性对凶杀向来有本能之兴奋感?

想到大多数人死之前都不曾有过极致恐惧和极力抗拒,若没有杀、就不会有任何声嘶力竭的终结声?若没有亲眼看到杀、没有听闻极致泯灭中的声音,我们只是误以为对生死真相有所认知的傻子?看过电影《死亡写真?的人或许记得,那个爱好摄影的女孩子在菜场中找到原动力,疯狂地追拍被杀的鸡、跳楼的人?今天的我,当真是感觉到了,视觉是带着美化的感观,听觉及嗅觉及触觉才是更令人畏惧的?/P>

而关于抗拒?我在这里抗拒?么,却始终不知道自己躲避或追寻的是什么?依然苟且。依然懒惰?依然徒劳而荒谬地介入他人的生活?或是他人的身体,以此作为沾沾自喜的资本?落寞之前的放荡大笑?是分贝很高,其实高不过死前的猪?

我像?被掏走记忆的空壳人一样,在这里的阳光下被瞬间晒黑晒伤,在夜里的热水龙头下生生作疼?/P>

时间也可以有陌生而原始的流?姿?。我只知,那不是我的。也不知道是谁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邂?或妥协?总之,在煞有介事地流逝?

因为担心中秋的月被雨云吞没,?在昨天晚上在客栈天台上裹?巾?蜷在躺椅里看天?月圆未满,在云层和云流之间,其光泽阴润?寒心。月亮在硕大的天穹中放射光芒,形成笼罩天顶般的一圈巨大的光晕,天空在这层规整的光影中变成极有层次的东西,仿佛是拿捏妥当的?立体作品。在我的脑后,还有另?天空陷在乌云中,星子时不时地从中亮出来,像是扎出来的漏洞。?我视野前方的这一半天空里,云彩在深夜依然五颜六色,在灰白两色间奇妙的动荡,沿?北方向寂寂滑动的云好像赶赴命运的人?是可以把人看痴的。天顶视野内没有别的任何存在物?天空坦荡高远得令人心寒意乱,我蜷缩在冷风中,像颗胆小的脆壳蛋?/P>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我竟然连所谓烦恼都没有的?没有可以?的?撕心裂肺的?高浓度的爱恨或梦想?这竟是有史以来最厉害的一种寂寞?

 

 
 
Ķ(123)|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