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

 
 

ҡרߡߡгƪʹƪͬӱʼǡº󡷡ʱΡһֻèԱ֢ҹڴ⡷СԼ롶ʧŮա뱩ҡɼͷ򴫼ǡ˹ٷ.ڰʷʫڰVII ҳ www.yushichina.com

׿Ƽ

Dirty ThreeϷ  

2006-10-27 04:43:00|  ࣺ ĬϷ |  ǩ |ٱ |ֺС 

  LOFTER ҵƬ  |
提前收工,去看Dirty Three。没想到看到少见的一幕戏?/DIV>
我一进场已是晚了,开始了半小时?张悬出来。声音很不错的?可惜我几乎一座落就开始被骚扰?/DIV>
举着小旗子的导游将一排又?欧巴桑欧几桑领入坐位。正在纳闷:怎么会有老年包团来听这等后现代噪音摇滚?于是我被驱???/DIV>
我再?。在众多坐在靠背上的孩子们一起,我瘫在座位里,因为那是首很哀伤的曲子。一曲之后,我又被骚扰?又一团人到来。于是我再被驱?。这次变乖了,我问,怎么会有旅游团包场?导游没好气地说,对的,这些位子都是的?/DIV>
于是我乖乖站在人群里。此时已经开了大灯?心中便知,非常不妙?
Dirty Three是否大牌并不重要。我?想看到的大概是穿制服的人来勒令收场?这等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DIV>
但今天不是制服人?/DIV>
 
在上海,云峰剧场;在北京,听说时天桥剧院。全都是平日里用来唱戏和马戏的舞台?做音乐是不是过于?钱?是不是奢侈到连前期谈定这样简单的公务都难以做好?果然出了问题时可以堂而皇之说,这?很难,但都是为了梦想。仿佛梦想?热爱这等名词是和现实能力无关的?是空想社会主义的?/DIV>
 
大幕在合拢,Warren耸动的肩?发激烈起来?站在侧台的一哥们冲上去,把厚重的大幕拉开,这?动促动乐另一边的观众,人们生生把幕拉?这时候Warren根本没有停止,虽然台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光,?的光都是预示演出结束的顶灯所漫射的?
就这样强打开的幕里,再有了一段冲动激烈乃至爆发前夕的提琴声?我这时心情很??甚至希望Warren能索性发个火?/DIV>
但他们在大幕又一次合上之后就消失了?留下?明显没有结束、甚至刚刚到达第?高潮的演出?夭折的是脏三巡演第一场上海站。但台下的迷们都气?败坏了?喊安可的,算是文明?且一时间没有弄清状况的?
跑出来主办方的人解释。草草等人戏称其为羊男,真乃精辟到家。他竖着?微薄的手指,对台下?气中的人们说,这样很难做,你们这样,他们以后再也不来中国了?仿佛这是我们的一种错?/DIV>
但究竟该怎样做,他没有给出方案?宣传中所说的180分钟显然是大大缩水了。但更荒唐的是,给旅游团上演的马戏表演正在紧赶慢赶要上演。一千多个不通中国语?外国客人坐在位置上眼巴巴看着这场闹剧?/DIV>
第二个主办人上来时,事?显然已经无法扳回了?便是讨价还价?,说服我们这些人离场。在有人呼喊?、有人呼喊补演之后,台上的人选择补演,并说我们可以免费观赏马戏,二楼的位置都给我们,结束后?十点,Dirty Three愿意再加演一场?
我们悻悻离去,但终究是觉得荒唐归荒唐,还是愿意等到十点终?/DIV>
很多人都是没有吃饭就赶去看得。所以很多人决定去吃饭??上,跟在我后面的几个小孩在吵吵,说自己辛苦打工的钱就这么浪费了?我心中很不是滋味?/DIV>
在麦当劳等十点,并吃掉一个堡之后,我翻着Milk?7电话。他好心好意过来让我请吃冰淇淋,但没想到,后来的事情更荒唐了?/DIV>
 
十点钟,三?四辆小摩托在金属球里飞转,台下的国际友人们兴高采烈的鼓掌。谢幕?日本老年团和杂技团合影留念?
几分钟后,场子里?空白,有几个女生说,要到后台守住鼓?这一点我觉得。?。?很痴情,但显然不可行?/DIV>
这时候就有人说,改了场地,去了龙漕路的育音堂。我看好几个人用跑的,去打车。心里还是有点悲??
后来看到费强走出来,确定地说Dirty Three早就走了。压根儿没有十点补演这一说?
愤?的群众都还拥挤在二楼办公室,将刚才台上的主办方人员围了个水泄不?。有?女孩极度愤慨地说,那就何苦让我们看了两个小时马戏,连饭都没吃。还有人在?诉:他们就不把我们的时间当时间?
事情到此为止已经和音乐无关了。我知道自己正在看另?戏码?/DIV>
很快?10到了。不久,猩猩他们叫来了记者?
??漫长的等待?记?小姐采访完了主办人,又开始询问等候在外面的几十号观众?/DIV>
这时候,人们只想?。弥补?就算?并遗憾那几乎算得上一瞬?过的?感动,也只是自己躲在角落里的事情?/DIV>
表面看起来,大家都很High的?原来闹剧也可以是?摇滚?/DIV>
有人坐断了办公室里一张桌子?匪夷???/DIV>
有人甚至谈到台湾问题。权当笑话?
有人拿出随身携带的PSP,不亦乐乎?
警察叔叔和蔼可亲,笑意盈盈?
。?。?。?票的时?,曾经再台上许诺十点补演的哥们,在说对不起?
半夜?。我?7坐在竹家庄里消夜,弥补只有一个汉堡包的晚餐?其间,看到曾经一起等候在二楼、眼看着补演破灭的同行?们一波又?地也到竹家庄吃夜宵?
可?我们耗费?个晚上,终是没有听到传说中世界最了不起的现场团体之一的现场?
他演出时始终背对?众,因?在我印象中,只有Warren耸动的肩?人群的缝隙中闪一闪?再闪??/DIV>
 
 
 
 
 
Ķ(91)|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